拣宝第212章百合的趋向

2020年07月01日 • 中药常识 • 阅读 0

拣宝 第212章 百合的趋向“五哥,是我连累你了。”孙江深以为然,同时不好意思道:“你别管我了,还是赶紧追上小情,哄一哄她吧。”“

拣宝 第212章 百合的趋向

“五哥,是我连累你了。”孙江深以为然,同时不好意思道:“你别管我了,还是赶紧追上小情,哄一哄她吧。”

“咦!”

刘京惊讶道:“你既然知道女人要哄,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?”

“五哥,这个时候了,你就别打击我了。”孙江沮丧道:“你还是帮我想个办法,弥补一下刚才的过失吧。”

“不仅是过失那么简单。”刘京摇头道:“我看你完全是被鬼迷了心窍,糊涂透顶了。明知道小叶姐的脾性,最看重情义了,你竟然还敢当着她的面,抹黑她的同学。我都不知道该夸你大胆,还是骂你笨了。”

“我也是随口那么一说,没有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。”孙江辩解起来。

“这种解释没用,小叶姐是不会听的。”刘京露出你死定了的表情:“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确定,你已经被小叶姐判了死刑。”

“不会吧。”孙江惊慌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办。”

刘京无奈道:“走一步看一步呗,反正我们只在瓷都逗留一天,待会你可要表现好一些。等到我们离开瓷都了,小叶姐把这事淡忘一些,才好见机行事。”

“只能这样了。”孙江长长叹气,感觉自己快要郁闷死了。

“走了,别让她们等急了,不然更加生气。”刘京招呼道,也加快了速度。回到了瑶里古镇停车的地方。

这时,王观与贝叶、安浣情已经把车门打开,准备坐上去了。

“哎呀,小情你真打算抛弃我呀。”

见此情形,刘京怪叫一声,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。

“我们要去吃午餐,你们再不来。当然懒得等下去了。”安浣情理所当然道,仿佛刚才她没有拖沓似的。

“是我错了,这不赶来了么。况且。你们肯定少一位司机,你看我合适吧。”刘京笑道,早清楚不能与女人讲道理。讲输了丢人伤面子。赢了更惨,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“知道你还废话,赶紧开车去。”安浣情挥手道,然后拉着贝叶钻进了后座。其他人也习惯成自然,刘京是司机,负责开车,孙江坐在旁边的副驾上。

与此同时,王观却有些为难了。要说这辆车也不算小,就算钻进去四人也有绰余的空间,可是再多一人。就显得有些拥挤了。如果说全部是男的,进去挤一挤也无所谓。问题是有两个女性,那么就有些尴尬了。

就在王观考虑着,是不是另外叫一辆出租车之时,贝叶却忽然伸手把安浣情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。然后笑盈盈招手道:“王观,可以进来了。”

王观一怔,忍不住轻笑一下,轻快钻进车中,随手把车门合上。

与此同时,安浣情身体微侧。把头偎依在贝叶的肩上,轻轻厮磨起来,呓语道:“嘻嘻,还是小叶怀里比较暖和。”

“别乱动。”贝叶感觉有些异样,忍不住伸手拍了下安浣情。

也不知道拍中了哪里,只听安浣情嘤咛一声,身体软绵绵的赖在贝叶怀里,一双圆亮的大眼睛盈盈生波,好像能滴出水来。

“哎呀,小叶姐,小情是我女朋友,你千万不要和我抢啊。”刘京透过后视镜,看到了这一幕,顿时悲叫起来。

“小五,少嚼舌根子,赶紧开你的车。”贝叶笑骂一声,俏脸微微一红。

“只要小叶愿意,我肯定会答应的。”

安浣情吃吃笑了下,抬头向上,紧贴着贝叶的脸颊,又蹭了蹭,陶醉道:“贝爷,只要您一句话,我马上把前面那个家伙踢了。”

“啊……我要疯了。”刘京无奈道:“没有想到,我女朋友竟然是拉拉。”

“小情,别玩了,让人看了笑话。”贝叶俏脸羞红,本来挺尴尬的,可是看到旁边王观更加不自然的模样,顿时扑哧一笑,完全释然了。

“诶,没意思。不行,怎么也得留个纪念。”安浣情叹气一声,然后拿出一个粉红色外壳的,玩起了自拍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摄像头连续闪了几下之后,安浣情立即低头专心摆弄。

这个时候,贝叶才有闲暇转头笑道:“王观,你在瓷都工作两年了,应该知道这里什么地方比较好玩吧。等一下吃了午饭,你带我们到处转转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王观也暗暗松了口气,看着两个青春亮丽的美女在旁边搂抱一起大玩暧昧,他感觉非常不好意思。答应下来之后,王观又问道:“不过瓷都能玩的地方不少,就是不知道你们对什么感兴趣。”

“风景区我们刚才看过了。”这时,安浣情抬头道:“下午我们逛商业街吧,买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旅行纪念品。”

“瓷都的特色,自然就是瓷器了。”

王观笑道:“那下午我带你们到陶艺街看一看。那里的东西,大多数是陶瓷学院学生制作的艺术瓷,很现代艺术的情趣。”

“现代艺术?”

忽然,开车的刘京眉头一皱,回头说道:“这位兄弟,我家小情不太喜欢现代艺术品。听说瓷都有许多古董瓷器,你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识一下。”

“刘京,谁告诉你我不喜欢现代艺术品了。”安浣情立即驳斥道:“有本事的话,你去买条珍珠钻石项链什么的送给我,看我喜不喜欢。”

“珍珠项链没有,不过钻石戒指我倒是买了一个。”刘京苦笑道:“前些时候送给你了,你又推辞不接受,说要考虑考虑。”

“当然要考虑。”

安浣情眼中有些羞涩,依在贝叶的怀里,轻嗔薄怒道:“本姑娘这么年轻,早早就进入婚姻的坟墓之中,那岂不是太亏了。怎么,你有意见啊。”

“没意见,我等,耐心的等,等着成为望妻石那天。”

刘京嘟喃一句,然后解释道:“你本来就不喜欢现代艺术品嘛,不要忘记了,上次我带你去参观一个大师的画展。才进去看了几分钟,你喊着无聊,立即拖我出去了。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……”

一瞬间,安浣情就像是炸了毛的小猫,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:“什么狗屁大师,里面的图画三幅有两幅是画没穿衣服的女人,亏你还看得那么仔细,还口口声声说是什么艺术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。”

骂完之后,安浣情可怜兮兮的抱着贝叶,哀怨道:“小叶,男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把他甩了,然后我们在一起算了。”

“小叶姐,你万万不能点头啊。”刘京连忙回头叫道,一脸惊恐万状的神态。

“给我专心开车。”

贝叶回瞪了一眼,微微蹙眉道:“小五啊,没有想到你也是这种人,居然带小情去参观那种图画,真是恶心。”

“小叶姐,天地良心。那画展是我和小情逛街的时候,无意之中看见的,事先根本不知道里面展出的是什么玩意。”刘京誓言旦旦道:“我绝对是临时起意,才带小情进去参观一下,准备接受一下现代艺术的熏陶。根本没有料到,里面的图画……这么西方化。”

“谁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贝叶哼声道:“你们男人的心思……说不定早就计划好了,专门把小情带过去。”

“就是就是……”安浣情连忙点头,圆亮的眼睛一闪一闪,却不见有丝毫的泪痕。

“我冤死了,比窦娥还冤枉。”刘京郁闷道:“小叶姐,你问小情就知道了。那天去的地方是她决定的,看见画展也是她要去参观的,怎么可能是我的。”

“小情,是不是真的。”

贝叶一听,根据她对安浣情的了解,立即意识到刘京没有撒谎。

“是我的行了吧。”安浣情不情不愿的点头,同时哼声道:“一点担当都没有,这样的男朋友要来干什么,赶紧分手算了。”

这时,刘京彻底无语了,望了眼旁边的孙江,好像是在说,现在知道了吧,这个就是讲道理赢了的后果,一样会让你想吐血。

幸好,贝叶兴深明大义,搂着安浣情,小声劝说道:“小情,不要胡说八道,更不能动不动就拿分手威胁,这会让小五伤心的。”

车内空间不大,贝叶的话自然瞒不过众人,尤其是刘京听到这话,差点要高呼理解万岁,几乎要把贝叶当成亲姐了。

“哼……”

安浣情皱了皱鼻子,尽管什么话都没说,但是知道她性格的人就会明白,她心里已经有些消气了。刘京见状,自然懂得把握机会,又哄又劝,把全部兜在自己身上,这才使得安浣情重新露出笑颜。

贝叶轻叹了一声,偏头对王观说道:“这对欢喜冤家,真是让人头痛。”

“小叶姐,你可是说错了,我们哪里是什么冤家,而是天生一对,地上无双的情侣。”刘京连忙说道:“要么是比翼鸟,要么是连理枝,绝对不是冤家对头。”

“不是冤家是什么,你就知道整天气我……”安浣情反驳道。

一转眼,两人又吵上了。不过看他们两人的模样,并不是在斗气,反而乐在其中。

不过,这个时候王观却隐约有些奇怪的感觉,似乎每当贝叶和自己说话的时候,这小两口就十分巧合的插嘴了,又吵又闹,纷纷扰扰,把贝叶的注意力转移过去。(未完待续)

洛阳治疗白斑的医院
手足汗多外用药物
济宁白癜病医院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