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时值香港回归20周年拳

2020年05月07日 • 药膳食疗 • 阅读 3

今年时值香港回归20周年,而编剧何冀平去香港已经将近 0年。在很多人看来原创一定是比改编更难、更深。原标题:何冀平:创作没有套路,只有心

今年时值香港回归20周年,而编剧何冀平去香港已经将近 0年。在很多人看来原创一定是比改编更难、更深。

原标题:何冀平:创作没有套路,只有心路

今年时值香港回归20周年,而编剧何冀平去香港已经将近 0年。在很多人看来原创一定是比改编更难、更深。而在何冀平看来,“原创和改编的区分并不是很大,编剧同样要下一定的工夫。尤其在改编的时候,在现有的题材当中去讲已有的人物,给他一个新的角度、新的立意,这个难度我觉得更是对编剧的挑战。如果能够做到这点,编剧会有很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。 ”

“改编在我创作中有一定的数量,与原创差不多一半对一半。每次改编时我自己都有快感,好像有各种各样的菜或东西放在我面前,任我煎炒烹炸,然后做出全新的菜式。 ”何冀平较为得意的一道菜式就是根据《老残游记》为香港话剧团创作的话剧《还魂香》 ,又名《梨花梦》 。“ ‘老残’是局外人,是听人家讲这个故事,根本形不成戏剧” 。何冀平想要通过这个戏给现代观众一些启示、说出心里的东西。而这在她看来其实已经是在原创了,故事只不过是给她一些取材而已。何冀平说,“故事里的材料在人物上帮不到我,在冲突上也帮不到我,我能用的只是一个案子,我要动一个大手术。我把时间变了,去掉了过剩人物,去掉过剩情节,改编了出场人物,从原着现有人物中完全脱开。‘老残’是被误卷入到这个案件当中,从最开始的误判、误解,到他的觉察、猛醒,到认清事实、愤然离世,利用这个案子写了老残,这个老残更像《老残游记》的作者本人,是个有情有义、执着真诚、敢于承担、颇有情趣的人” 。把平铺直叙讲述一段故事,变成了惊醒梦中人的一个警示篇,这个戏突显了‘老残’ ,‘老残’最后自己吞下了还魂香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这部戏到底是原创还是改编,何冀平自己也说不清了。

最近何冀平看到自己当时写这个戏的一个笔记本里,记录的都是“没有进展,为何每次都这么难”等话语。在故事和人物都有了的时候,何冀平苦苦寻觅的就是那样一条中心线,每次写戏,她都在苦苦找寻这个东西,“比如话剧《天下第一楼》找到这座‘楼’ ,从没有楼到盖起楼,到把这个楼装饰得金碧辉煌,到最后人去楼空。我找到这个以后,这条线就有了。像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 ,一改香港武侠的青山绿水,而变成了一个屹立在大漠黄沙、飞沙走石当中‘三不管’地区的一个诡异的客栈,这个客栈生出了金镶玉这样的老板娘,于是戏也就活起来了” 。

北京人艺最近在庆祝建院65周年,它60周岁时是何冀平为其写了话剧《甲子园》 ,原来是想写一写老人院,但是老人院一般给人的印象是死气沉沉。因而何冀平想起她曾住过的几栋房子,一栋是中山大学的黑石别墅,曾经是宋庆龄回避追杀时藏身之所,大概有几百年历史。那天晚上何冀平一个人住在里面,正好刮大风,松树涛声非常大。何冀平就感觉到老房子要和她说话,因而《甲子园》就从“老人院”脱胎出来变成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一座老建筑,讲述这栋老建筑里曾经发生的事与曾生活过的人。

“我自己觉得写作是可以变熟练,但是没有套路,没有绝招,也没有秘诀。我自己有一个十几层的小柜子,放着我写着各种题材的本子。我都详细记录下每一次创作的过程,我本想根据这些记录找到可以避免的错误或可以借鉴的,但是这个目标从来没有到达过,写作是没有旧路可寻的,没有办法借鉴。 ”何冀平坦言,“创作关键在于作者的心路,心正作品就正,心大格局就大。作为1名专业的作家和职业写手,能想到的基本能写得出来,但是我觉得想到的是最重要的。这和作者的经历、观念、所处的环境等有紧密关联,写不写得了是技术问题,写不写得到是心的问题。 ”

(:王怡婷)

大连男科医院哪家好
云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
昆明权威男科医院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